<sup id="akqua"></sup>
<acronym id="akqua"></acronym>
<tr id="akqua"><optgroup id="akqua"></optgroup></tr>
天氣預報: 密云區氣象臺7月1日7時發布天氣預報: 今天白天:晴間多云,北轉南風2、3級,最高氣溫33℃; 今天夜間:晴轉多云,山區有陣雨,南轉北風,最低氣溫21℃。 1-4日氣溫持續升高,請注意防暑防曬。
空氣質量日報: 密云區生態環境局2019年6月27日,我區空氣污染指數177,空氣質量為中度污染。

【尋找最美的長城】石塘路,我開始懷念一座城堡

分享到:
【來源】: 宜居密云 【發布時間】: 2019-06-26 11:26 

  在去石塘路之前,我們采訪了石城鎮賈峪村的一位老人,建國前他曾經當過村里的民兵。他說十幾歲的時候,村里曾經住過八路軍,那時領導這支隊伍的白乙化已經犧牲,帶著部隊住在村里的是王亢。不過他沒有見過王亢,用他的話說,那時的部隊肩上也沒有牌牌(軍銜),大家穿的都一樣,哪分得清誰是當兵的誰是當官的啊!

 

 

  現在,王亢將軍就葬在白河岸邊的馬營西山腳下的白乙化烈士陵園,而這里就是當年被老百姓譽為“小白龍”的抗日英雄白乙化戰斗和犧牲的地方。
  在密云,關于白乙化的傳說很多,我在小時候,就聽村里的老人講過他打鬼子的故事,甚而連他的胡子,他手中的那把駁殼槍,在密云人的心中,都充滿了傳奇……

 

 

  我們到石塘路的時候,在營城西北的舊址上,隨行的姐姐遙遙地望著白河對岸說,在這里就能看到白乙化紀念館,就能看到白乙化的雕像,紀念館的旁邊就是那座悲壯的馬營西山,那里就是白乙化犧牲的地方。說這些話的時候,我在她的眼中看到了一種肅穆與崇敬……

 

 

  石塘路的營城我來過多次了,每一次穿過村中那座鐘鼓樓,就能看到連綿的群山與碧波蕩漾的密云水庫。但是我還是第一次知道,在我的對面就是白乙化犧牲的地方。盡管我多次寫過他的事跡,甚至把他的傳奇寫到了我的小說里,而且我也一直想去看看他犧牲的地方,沒想到記憶中的降蓬山就是這座馬營西山。

 

 

  我此次到石塘路,是為了寫這里的營城,別看這里除了一座殘破的鐘鼓樓,四周只剩下了一段段的遺址。但在明朝的時候,這里可是威震一方的長城重要隘口,下轄23處關砦,東至陳家口堡,西至亓連口關,城段延伸125公里,負責95座敵樓的設防和兵力部署,有“密云首險”之稱。營城周長2000米,置4門,那座殘破的鐘鼓樓位于城內中心,東西分設文武衙署。此處在明洪武年間初建時為石塘嶺堡,明嘉靖年間改設石塘路。營城有南、北石城兩座城堡,城西部驃騎堡、鹿皮關,而在白乙化犧牲的馬營西山下,還有一座如今已淹沒于水庫之下的馬營城堡。
  這座城堡在密云的60多座明代城堡中,并不算是一座很有名的城堡。而且因為淹沒在水庫之下,甚至連它的遺址都難覓蹤跡了,我只是在網上公布的一份名為《密云縣普查登記在冊文物保護單位名單》上,見到這樣一句話:馬營城堡遺址,明,石城鎮石塘路村。
  在此次來之前,我還特意咨詢了區文物管理所的一位專家,他說只有在密云水庫水少時,才能遠遠地看到一點兒馬營城堡的遺址。

 

 

  而我之所以對這座已經看不到的城堡這么懷念,其實是因了我所崇敬的兩個人,一個是英雄白乙化,還有一位就是明代的民族英雄戚繼光。
  關于白乙化,我剛剛說過了,他的傳奇故事對于每一個密云人而言,都是耳熟能詳的。當我知道他就犧牲在馬營西山的時候,我就想到了他腳下的那座或許也同樣充滿了傳奇的城堡。我猜想,當他準備在這里伏擊日寇的時候,他一定勘察過這里的地形,肯定也包括馬營城堡。那一天,他將英雄的足跡留在了那座城堡的大街小巷,而這座城堡也見證了這場伏擊戰的勝利,同時,也眼睜睜地看著英雄中彈犧牲那悲壯的一瞬間……
  馬營城堡,是一個有故事的城堡,是一個我想見卻再也見不到的城堡。

 

 

  而這座城堡,我不知道是不是戚繼光時修建的,但是,在石塘路鐘鼓樓門口的一塊牌子上,寫著這樣一句話:戚繼光曾駐蹕于此。
  作為歷史上一代抗倭名將,他在此處一定會巡查,那馬營城堡自然也會留下他英雄的足跡。我不知道,他在城堡中是否曾經仰望過面前的馬營西山,我也不知道,他會不會想到,幾百年之后,在這里還會走來一位像他一樣,在密云人心中充滿了傳奇的抗日英雄。如果歷史能夠穿越的話,這兩位英雄是不是也會在月下的馬營城堡里,惺惺相惜,暢飲一番呢?
  一座城堡,跨越了幾百年,將兩位英雄的故事連在了一起,因而也多了一份傳奇的色彩。我想,如果這座城堡如果還在的話,它一定會像我的爺爺一樣,給我講上一宿它所經歷的那些遙遠而又扣人心弦的傳奇故事。面對著碧波蕩漾的密云水庫,面對著濤濤奔流而來的白河之水,我真的想聽一聽那些永遠也不會如煙的壯懷激烈的往事……

 

 

  戚繼光在密云曾經寫下了很多詩篇,其中有一篇名為《題龍潭》:
        紫極龍飛冀北春,石潭猶自守鮫人。
        風云氣薄河山迥,閶闔晴開日月新。
        三輔看天常五色,萬年卜世屬中寰。
        同游不少扳鱗志,獨有波臣愧此身。
  而白乙化在數百年后,也寫了一首詩,名為《題龍泉庵影壁》:
        古剎映清流,松濤動夙愁。
        原無極樂國,今古為誅仇。
        閑話興亡事,安得世外游。
        燕山狂胡虜,壯士志增羞。
  戚繼光題詩的地方位于密云東北石匣營南的龍潭,后其手書碑刻藏于現在太師屯鎮白龍潭龍泉寺內,而白乙化的詩題于白河邊原趕河廠村的龍泉庵。雖兩人題詩的地方不同,但都和“龍泉”有緣,兩人的詩雖然一是七言一是五言,但都表達了保家衛國、建功立業的遠大志向。而一個“愧此身”,一個“志增羞”,又怎能說兩位英雄之間,沒有一份跨越了歷史的心有靈犀和相同的凌云之志呢?

 

 

  我在寫長城的時候,很少寫到厚重的歷史和慘烈的戰爭。但是這一篇我必須要寫到我所崇敬的兩位英雄。正是因為中國歷史上,有了眾多像他們這樣的傳奇英雄,我們才有了一道護衛了我們幸福家園的鐵血長城,也因為有了他們的披肝瀝膽,才讓我們的長城充滿了壯美與傳奇……
  盡管那座都曾留下了他們英雄足跡的馬營城堡,已經隨著歷史消失在了一泓碧波之下。但是我們會記得,所有的密云人會記得。因為那座城堡中留著我們一份沉甸甸的記憶,留著一份永遠真摯的懷念。它不是一座豐碑,但它會在我們心中永存!

 

 

 

 (編輯:密云區政務服務管理局網站服務中心) 

 

 

 

 

色姐妹插姐姐,99久久免费热在线精品,色爱综合网欧美Av